访客您好,请登录!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戏迷侃戏戏迷侃戏

金雁桥上话张任 文 雷司令

   从来没有历史的逻辑,有的只是属于人物的思维。

   每个政权的倒台,总要牺牲那么一两个为之殉葬的角色(除了前苏联,那是俄罗斯人民的道德选择),而这牺牲掉的,往往是那个集团里最精华的部分。

  “张任,蜀郡人,家世寒门,少有胆勇,有志节,仕州为从事。”——《三国志》

   四个信息,土生土长的袍哥人家,平民出身(此寒门对应士族,不指贫寒),有能力有操守,官职不大。突然想起了清亡前最优秀的满族子弟良弼。

   张任在《三国演义》里出场四次,一是慧眼如炬,同黄权一起劝刘璋不要引刘备入川;二是席前保驾,庞统效范增故事使魏延舞剑以袭杀刘璋,张任愤然对舞;三是统兵御敌,落凤坡前射杀凤雏;四是视死如归,战败金雁桥,宁死不降。

   罗贯中的故事走的是完整的传统英雄叙事路线,张任,这个执拗的川中汉子,是三国故事里川将第一强人。刘璋并不是一个好领导。史书评价最多的为“暗弱”二字,暗则人才不显,弱则实力不强。三国的夜空,三家大佬是银河北斗,蛮横的吕布、马超之流算是彗星,这又暗又弱的刘璋是注定要被吞并的。刘璋为人,是宽厚的,至少没有什么机心。最著名的实例是,刘备攻到成都城下,群臣建议清坚壁野,据城死战的时候,刘璋说了两句话,一是幽幽地感叹,“吾闻拒敌以安民,未闻动民以避敌”一句话,政府职责是让百姓过好日子,不是靠掠夺百姓来抵抗外敌。二是慨叹“父子在州二十余年,无恩德加以百姓。百姓攻战三年,肌膏草野者,以璋故也,何心能安?”

   仰望星空,想必刘璋也眼含热泪,思绪万千,自忖“守职而不废,处义而不回”为何蜀中百姓不理解呢?史书如果多一些刘璋,少一些“一将功成万骨枯”的刘彻型人物,中华的文明史也会改写。

   懦弱仁慈的刘璋也总会结交几个忠诚的属下,张任就是这样的人。劝璋阻备,见其智;席前保驾,见其勇;袭杀庞统,见其谋;视死如归,见其义。得此智勇谋义俱备之人,刘璋不暗。

   无奈刘备还是入蜀了,完成了孔明“隆中对”中“跨有荆益”的最重要战略布局。张飞、赵云、魏延、黄忠这批跟随流亡半个中国的爪牙虎将,经过赤壁大战这场世纪熔炉淬炼的荆州兵,在张松、法正、孟达、严颜这帮“带路党”的指引下,杀到了成都的门户雒城。

   吴汉屠公孙述后,四川200年无战事,蜀地无名将,川军不耐战。冷兵器时代的川军总是无奈的成为战斗的失败方。没办法,在相当于BUG的装甲骑兵面前,步兵就是配上了发明家孔明的连弩也不济于事。地理的自然封闭状态,中原打得热闹,蜀将却得不到互相交流共同进步的机会和实战经验,一上手就是梭哈定生死,哪有赢的概率。再说天府之国、千里沃野,成都妹娃,蜀锦火锅,哪个四川汉子愿意常年累月厮杀黄土呢?吴班、吴懿、冷苞、杨怀、高沛、李严、吴兰、刘璝,人名不少,没一个是名人,最后单单只剩下张任。

   刘备来了,多半的蜀将都降了,京剧《金雁桥》里,张任在战场见到严颜的时候,双方有个照面,两人打量一番。严颜是镇守江州(今重庆)的蜀中宿将,张任的老前辈。“苍髯老贼,皓首匹夫”孤独的张任一定怒骂严颜,严颜也一定会骂一句“不识时务”。

   是啊,不识时务。刘备是欣赏张任的,一是欣赏其智勇,二是“伪皇叔”始终偏爱寒门英雄(关张赵黄魏无不是)。“任厉声曰:“老臣终不复事二主矣。”乃杀之,先主叹息焉。”

   怎么会没有路呢?耶稣的面前也有一个宽门和一个窄门。聪明的更是觉得人的一生有那么多选择,成功学为首的各种培训,劝世箴言,警世恒言各类语录都告诉现代人“最重要的是选择”……厚黑学更甚,千万百计教人如何见利忘义之后大言不惭,人为财死鸟为食亡。

   总有些固执的人,其实他们很简单。他们眼里的世界也很简单。无非是“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”,每次喝多了酒,大家都搂着脖子抢麦克风一起唱,可既然是朋友为什么要背叛,既然爱了为何要放手?

   有些人,他们可以对事复杂,却只会对人简单。

全部评论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