访客您好,请登录!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戏迷侃戏戏迷侃戏

《失子惊疯》的美与疯 文的灰

    京剧《乾坤福寿镜》,是前辈名旦王瑶卿以重金自清宫老太监手中购得的秘本戏,改编为分两天才能唱完的八本,现今舞台上是经尚小云先生缩编后的版本。故事讲的是:颍州知府梅俊之妻胡氏,受侧室诬害,偕同丫环寿春出逃避难,路上产子而又失散,以致疯癫。丢失的婴儿被人抚养,高中状元,寻得胡氏相认,合家团圆。

    全本《乾坤福寿镜》于舞台上已不常见,其中《失子惊疯》一折倒是常演的经典。这折戏的剧情简单至极,戏名四个字已经完全概括:“失子,惊,疯。”用话剧、电影等艺术形式表现的话,多半要单薄得毫无看点,为什么京剧里能成为大受欢迎的经典作呢?只因京剧之欣赏,看的不是剧情,是演员的“玩意儿”,也就是唱念做打舞、手眼身法步,各种表演上的本事。《失子惊疯》集中体现了尚派最精彩最独到的玩意儿:成套唱腔中可欣赏到尚派之刚劲峭拔之音,明亮通透之色,“如龙吟虎啸,如流云遮月”的独特美感,还有更精彩的戏核,在一个“疯”字的表演。

    通常来讲,“疯”是一种丑态,但是京剧中没有丑这回事,所有的丑,都要以美来表现,尚小云就巧妙地发挥“文戏武唱”之功力,尽现极疯极癫而又极雅极美之境。京剧大师中,杨小楼以“武戏文唱”著名,尚小云以“文戏武唱”著名,二者都不是简单的加减法,而是气韵和节奏上的完善:杨小楼把武戏唱出了稳健端凝的内在气韵;尚小云则高度重视生活细节艺术化,将文戏发挥得唱做并重,受听耐看,既遵循旦角固有的表演程式,又特别融入一份刚脆爽朗的气质,增强了整出戏的活力和感染力。

    为演绎胡氏之疯,尚先生在前辈创作的基础上,加大身段上尤其是水袖上的表演力度,运用“风搅残云”、“双托月”、“单托塔”等各种水袖绝活儿,化用武生行的“三起三落”、搓步、趋步等技巧,表现胡氏的癫狂和绝望。这出戏里的水袖,已经不是衣物,不是道具,而是实物化了的心绪,盘旋辗转,如行云,如流水,挥洒出的是无尽的纷纭缠绵之意,白居易《霓裳羽衣歌》云:“飘然转旋回雪轻,嫣然纵送游龙惊”,大致可做形容。疯癫了的胡氏,大约是史上最美的一位疯子吧,举手投足、一言一笑的每个细节,都于疯字之内,透出锦绣繁花般的美态。

    美与疯的平衡,是《失子惊疯》的一个难点。现今演员的《失子惊疯》,也颇有技巧过硬者,但是往往太专注于水袖、身段等技巧表演,游离于情绪之外,让观众见到了美而见不到疯;而若是过于投入情绪,逼真描摹疯态,也就脱离了京剧本质。坊间有传闻说,尚先生某次表演《失子惊疯》,神情极尽逼真,他的义子张君秋配演丫环寿春,以为他真的疯癫了,在台上担心地喊了一声“干爹?”——这则轶闻,我不太信。话剧表演当然以逼真为绝艺,但京剧始终要维持一个虚拟的美感,不会完全还原真实生活,倘若演得让人信以为真,那,不是演得不专业,就是看得不专业。以尚先生与张先生这两位大艺术家之水准,不会发生上述的情形吧。



全部评论()